2018-06-17 原文: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,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,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、乃至于原谅他们,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,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,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,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——我们只是在给自己、给仍然对这个 想法: 2018-06-17 原文:世界抱有期望的人——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。 想法: 2018-06-17 原文:真实,这残酷的真实。 ——《红与黑》 想法: 2018-06-17 原文:他低头摸钱夹,勾在下巴上的长发挡住了小半张脸,鼻梁和嘴唇在灯光下好像刷了一层苍白的釉,看起来有种格外禁欲的冷淡气质。 想法: 2018-06...

180606读笔《六爻》

2018-06-04 原文:他就这样,温顺而不置一词地,将母子两人的生离死别掐了个戛然而止。 想法: 2018-06-04 原文:,不管心里是欢天喜地还是怒火蓬勃,他都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眼,矜持得不动声色,又让人心生畏惧,怎么都亲近不 想法: 2018-06-04 原文:起来。 想法: 2018-06-04 原文:出行一般有两种方式,一种叫做“游历”,另一种叫做“流窜”。 想法: 2018-06-04 原文:风雨雷电声与师父的聒噪声混成一团,他脑袋上罩着师父的袍子,两眼一抹黑,却嗅到了那袍袖上有一股说不清的木头香。师父一条胳膊将他揽在胸前,腾出一只手,始终护着程潜的头顶,这老男人身上清晰分明...

©安楠 / Powered by LOFTER